“充电+储能”进入风口时代

2021-01-06 11:48:55 Deepdot 2009

何为储能?

储能技术主要是指电能的储存。储存的能量可以用做应急能源,也可以用于在电网负荷低的时候储能,在电网高负荷的时候输出能量,用于削峰填谷,减轻电网波动。能量有多种形式,包括辐射,化学的,重力势能电势能,电力,高温,潜热和动力。 能量储存涉及将难以储存的形式的能量转换成更便利或经济可存储的形式。大量储能目前主要由发电水坝组成,无论是传统的还是水泵抽水的。一些技术提供短期的能量储存,而其他技术则可以持续更长时间。

1.jpg

大数据中心、石油平台、油库、煤矿……近两年,储能集装箱开始走入越来越多的场景,超大“充电宝”成为各界的能量之源。除了日趋成熟的风电场、光伏电站、火电厂

有数据预测,预计到2024年,全球储能的总装机容量将达到45GW,是2016年的近16倍。前五大市场分别是日本、印度、美国、中国和欧洲,将占2024年全球总量的71%。短时电网平衡如调频调峰、可再生能源平滑输出和用户侧储能将是未来主要的几大应用向。

2.png

对于储能市场规模成倍增长的驱动因素,比亚迪分析认为,主要有四大因素:

第一个驱动因素是电动车市场,电动车市场的增长拉低了电池的售价,因此储能电池成本也下降了。

3.png

其次,随着可再生能源普及率的增加,各个国家新能源发电的比例在不断攀升。如光伏发电和风力发电,这些新能源的电能接入电网后,会增加电网的波动性,而储能系统可以很好的帮助控制这个问题。

除此之外,储能还能解决电力系统面临的很多其他问题。如当电网频率不稳定时,大规模储能可以参与电网频率调节;当发电设备输出异常时,储能设备可以及时补充备用;电网电能质量短时波动时,储能设备可以快速补偿等。这些也是目前公用级储能几大主要的应用场景。

4.png

接下来是用户侧的驱动。不论是单个家庭,还是像工厂、医院、学校这类社群机构,都是长期的终端用户,电网发电的能源就是为这些终端用户服务的。然而,在现有的电网结构里,电力从远端发电侧传输、配电到用户侧,会经过很多中央环节,经由这些中央环节产生的成本,最终却由终端用户承担。所以很多客户都在开发一些用电侧的项目,再加上一些VPP的应用,可有效节省终端用户用电成本。

5.jpg

举个例子,在实际使用中,家庭储能的工作原理其实就是中午充电,晚上放电的循环过程,一天中20小时都处于待机状态。但是如果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把这个待机系统集成起来控制参与电网服务的话,可以有效提高这个产品的投资回报。

6.jpg

最后一点因素是政府对储能的政策支持和激励。以美国为例,其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的第841法案要求:美国的区域传输组织和独立系统运营商在法案发布的270天之内制定出一套适用于储能参与其运营的电力批发市场的市场规则。法案颁布后,美国多个州都制定了未来十到十五年的储能装机目标,无疑促进了美国储能市场的发展。

 

 

宁德时代2.12亿加注“充电+储能”版图

12月8日晚,永福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博宏投资、恒诚投资、博发投资与宁德时代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所持有的公司约8%协议转让给宁德时代,交易总价为2.12亿元。

权益变动后,永福股份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将由54.9%降至46.9%,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宁德时代将持有约8%的股份,成为永福股份的第三大股东。

永福股份主营电力规划咨询/勘察设计、智慧能源、智能运维和电力能源投资等。目前永福股份正在加大储能技术的研发投入,同时承接综合一体化充电站设计建设,扩大电力物联网、特高压和充电桩等“新基建”领域市场规模。

在储能领域,永福股份大力开拓覆盖电网侧、用户侧和电源侧的储能电站业务。当前已具备100MW以上的大型储能电站的规划设计和开发能力、大型配套新能源发电储能电站的系统级应用和项目开发能力,同时积累了大量的储能应用项目开发储备,累计容量超过700MWh,目前正在开展大型储能电站的前期工作。

7.png

今年以来,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产能扩张迅猛,从频繁发放设备订单就可见一斑。同时在储能领域的业务布局也不断提速,从动力到储能,宁德时代在产业链上的布局越来越深入。

目前宁德时代已连续拿下多个大型储能项目,并和科士达、易事特、星云股份、国家电网等企业成立了储能合资公司,为上述企业的合作项目提供磷酸铁锂电池解决方案。

3月,宁德时代与百城新能源合资,布局智能微网一体化储充系统;4月9日,双方合作的首个储充检示范站投运。

4月10日,宁德时代与储能集成解决方案商易事特合资,共同合作开发、生产及销售储能Pack产品及相关配套服务。

4月12日,宁德时代与科士达合资建设的储能设备制造项目正式开工;6月,科士达推出住宅混合存储系统BluE-S-5000D系列,配套宁德时代LFP电芯。

6月29日,港股上市公司中天宏信与宁德时代签订协议,共同推动国家电投集团的储能项目落地。

海外方面,宁德时代已与美国Powin Energy签订1.85GWh储能电池合同,还与日本Next Energy共同开发新型蓄电池,布局太阳能光伏发电。

可以看出,宁德时代在储能领域正不断取得实质性进展。2月,宁德时代拟200亿元加码动力及储能电池项目建设,在动力和储能双轮驱动下,其竞争优势将进一步显现。

GGII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锂电池储能市场出货量约2.2GWh,同比增长132.2%。在电力交易市场改革推动下,国内储能市场势头崛起,国内包括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中航锂电、比亚迪、亿纬锂能、瑞浦能源等在锂电储能领域都在加大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充电+储能”的新能源组合正在频繁上演。除了宁德时代,蓝谷智慧与珠海瓦特电力联手打造动力电池储能示范项目、南网电动联合滴滴出行/比亚迪/弗迪电池启动“全球首批车电价值分离+智慧能源示范运营”等,多方的入局表明储充一体化市场的潜力所在。